吴军 (Wu Jun)

 
   

“不可得”自白

 
    吴军,原名庄严,一位崇尚自由、快乐,凡事讲求随缘的艺术家。从他的身上你可以看到北方人的随性豁达,也能感受到南方人的温和内敛。他的艺术是建立在对无穷尽宇宙的严肃和深刻思考的基础之上,遵从内心的感受,情绪的指引表达着自己的观点。在他的作品中,常常可以看到抽象化了的、重复性的,文字和弯曲的符号,充满着当代迷人的神秘气息。它们的内涵被简化到只有最基本的结构,似乎也暗含了他常常吟咏的《金刚经》中的三句话:“过去不可得,现在不可得,未来不可得。”表达了他随心出发、随缘而作,淡薄一切的人生态度。  
   

 
    月湖雕塑公园与吴军结缘于2009年在桂林愚自乐园举办的国际绘画创作营和此后上海月湖美术馆举办的“变异的风景-2009桂林愚自乐园国际艺术创作营”展。桂林愚自乐园独一无二的自然风光,成熟的艺术创作营运作模式,以及同好交流,相互刺激的良好创作氛围给吴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他在多年后仍念念不忘。2015年末深冬的一个下午,我和同事有幸与吴军老师在上海的工作室展开了一场轻松的对话。在对话中,我们听到了吴军的“不可得”的自白。本文主要以“N”、“M”和“点击”三个系列作品,呈现吴军带有个人化沉思和社会性干预的艺术创作发展轨迹。  
   

 
       
   

教育与文化背景

吴军(庄严),1960年生于北京,出身艺术世家,父亲是职业小提琴手,母亲是舞蹈家。舅公吴承仕为民国经学大家,吴军自小在北京就学,初中进入上海玉石雕刻厂学习,例如传统雕塑和中国画等,也有涉猎现代艺术。1976年毕业于上海玉石雕刻工业中学,从事中国传统雕刻,期间继续绘画实践,1985-89年就读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是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的首届毕业生,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后上海恢复高等美术教育的第一届毕业生。现工作和居住于上海。

吴军从小在城市中长大,小时候家中经常阅读报刊,他就常常把废旧的报纸进行“拼贴创作”。既废物利用,又满足了自己的兴趣爱好,一举两得、乐此不疲。也正是这样的兴趣爱好为他以后创作“点击”系列埋下了萌芽的种子。吴军在中国两个最繁华的城市中生活过,城市中的风景、人文都是他创作的素材,不知不觉融入了“N”“M”系列作品当中。正如他自己所说:“我没有去寻找创作风格,我的创作是在生活、经历、思考过程中自然形成的。风格是没有界定的,什么样的人也就什么样的风格。”这种达观随性的态度印证了他的“不可得”心态。

 
       
   

“N”系列

“曾有人说我的画里有很多人头的影像,也有人说我的画中有马蹄或是脚印,还有人说看到了神龛和桥拱等等,是的,这样的形状确实会造成这样或那样的辨认,然而,这并不重要,画面上这些简单的形状并非指代某种具体的物体,它只是一个被重复的形状。我们生活在一个逐渐拥挤而有限的空间里,和各类物种共同存在于同一时空中,并共同构成和经历着时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我们努力去认识和感知这一切,包括对我们自身的不断认识和发现。然后,放眼宇宙,这一切只是在重复一个没有结果或是无法完成的过程,或许,它只是一次偶然。我们被一些未知的东西所吸引,而这个未知就是无限。所以,我用“N”来命题我的作品。"(在西方,数学归属哲学范畴,“N”在数学中代表无限,而东方《金刚经》则云:“过去不可得,现在不可得,未来不可得.”)
《N.系列 No.016》180x150cm 布面丙烯

 
       
   
《N.系列 No.020》180x150cm 布面丙烯
 
       
    吴军的“N”系列作品以近乎抽象的人头轮廓流露出一种渐行渐远、明灭闪烁的消逝与追忆的情绪。如吴军所说:“在生活中常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时间久了,他们的面孔在我的脑海中只留下模糊的影子,就如同作品里面飘忽不定、模糊混沌的符号。”“N”形状里面暗藏很多内容,这个象形的符号以一种纯抽象的思维观诠释“N”的无限性,其目的并非要在传统意义上解释本真性,而是将内容和情绪转化成一种纯粹的“无意义”的过程和存在之中,使客体对象被置于“在”与“不在”之间心理徘徊。吴军的画正是基于这个意义,营造渲染了画面的氛围,以达到观赏的永无至尽的心理感受,实现在“有意”与“无意”之间的主体与客体的和谐性。因此,他绘画中作为元素的“N”和“N”的延伸发散结构恰恰再现了某种无穷尽的宇宙观和哲学观。
 
   
N.系列 No_063》130x130cm 布面丙烯
 
       
   
N.系列 No_087》118x100cm 亚麻布丙烯
 
       
   
《N.系列--左右通行》300x450cm 布面丙烯
 
       
    以下两件“N”系列作品是他在2009年桂林愚自乐园第三届国际绘画创作营创作的作品。有关这次创作营,吴军自己有谈到:对于第一次参加创作营的我来说,同时与来自世界各个不同地方的艺术家一起生活和创作,很有意义。不仅可以看到其他艺术家的创作过程,还可以跟大家一起学习交流。而且在整个创作营期间,主办方在各个方面都尽职尽责、安排周详,可以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创作中去,这种创作环境和机会实属难能可贵。  
   
 
   
《“N”系列NO.20099-1》200x160cm 布面丙烯
 
   
 
   


《“N”系列NO.20099-2》100x160cm 布面丙烯

 
       
   

《“N”系列NO.20099-1》是吴军在绘画创作营中的即兴创作作品。在创作营期间,每位艺术家都有自己的专场讲座,介绍自己的作品,与大家交流。而吴军是当时唯一一位提出即兴创作的艺术家,他当时建议:“我是一个不擅长用语言来解说自己作品的艺术家,不如我就用现场即兴创作来代替我的语言吧! ”没有华丽包装的侃侃而谈,却有即兴创作的才思敏捷,吴军用他的方式诉说着内心的情感。

 
   

 

 
   
▲吴军即兴创作现场—观众欣赏创作场面
 
       
   


▲吴军即兴创作现场—围观艺术家与吴军交流场面

 
   

 

 
   
▲为吴军庆生
 
       
   
▲桂林漓江泛舟
 
       
   
▲攀登愚公山
 
   
 
    “M”系列  
   

“对于‘M’系列的作品,我延续了‘N’系列中的人群素材。作品仍主要探讨个人在团体之内的角色,这也许跟我曾经的经历有关吧。在英文单词中‘Men’表达的是人或人类的意思。因此,我用Men的首字母‘M’命题我这个系列的作品。”

作品《面子》为“M”系列初期作品。画面左下角的简单门把手和开锁孔以及右上方猫眼的设置直入作品主题。但此面非彼面,画作中的无数张面孔无不将观者带入了更深层次的思考。同时,不难从作品中看出吴军在创作该作品时的匠心独

 
       
   
《M系列-门面NO.001》(局部) 综合材料
 
       
    进入“M”系列中期创作,吴军选择了以都市生活中暧昧幻惑的面膜为媒介,展现了一种若隐若现、欲饰欲显的间隔心迹。面膜代表人的面庞,它和“N”的支撑感有异曲同工之妙。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金钱、权利、欲望正在残食人类最真实的面孔。为了保护自己,每个人都无时无刻不在戴着面具生活,究竟哪一面才是自己内心最真实的独白?  
       
   
《M系列-面子NO.005》150x200cm 布面综合材料
 
       
    在“M”系列的后期作品中,报纸这一媒介已经开始在吴军的作品中显现。吴军选择将面膜黏贴在报纸上,重复一列又一列的面孔代表社会以及当代历史,尤其是纪录在媒体及报纸之上的历史。透过面膜,若隐若现的报纸似乎也在向它的观看者谈论今天的时事新闻。在这里,报纸体现的是时间的敏感度, 今天,是新闻;明天就将成为历史。  
       
   
《M系列-面子NO.004》100x100cm 布面综合材料
 
       
   
《M系列-面子NO.009》100x100cm 布面综合材料
 
       
    点击”系列“N”系列  
    吴军的“点击”系列,以碎片化了的报刊杂志中的各色字符,任意拼贴、重新组合,以及位置随机的鼠标置入,展示了一种搜索和追寻的茫然迷失的情境。2004年创作作品《无语》是件贴满文字并带上口罩的石膏头像。吴军说:“我很喜欢这种创作方式,在拼贴中,加减多少会使报纸之间的组合产生各种变化,而具体会是哪种变化效果则充满了偶然性与趣味性。这种方式与绘画不同,绘画可以直接调配出自己需要的颜色,可以量化调控。所以我觉得在这种创作过程中,报纸凭借它自身独有的魅力,给我提供了很多创作的可能性。这种慢慢组合、重新拆解、渐进变化的过程使我从中获得了自己意料中和意料外的乐趣。”  
       
   
《点击系列-何时才能真正到来?》120x90cm 布面综合材料
 
       
    “点击”系列中的点击符号,代表着一种介入。当点击到某一点时,大家就会随着画面中的鼠标去观看所点击的文字。这是一个相对论的问题探讨,点击同时其实也被点击,你的主动的其实也是被动……  
   
 
   
《点击系列-网罗》100x100cm 布面综合材料
 
   
 
   
《点击系列-观世音》90x70cm 布/报纸/经书
 
       
    2012年9月吴军参加了上海徐汇艺术馆举办的“解读——余友涵,郑在东,吴军,储悠也当代绘画四人展”。此次展览的四位艺术家分别出生于40,50,60,70年代。吴军代表他当时所处年代,用自己的作品描绘对中国古代水墨绘画的认识和理解。那种以淡为宗,讲求虚实相生的笔墨观正是中国文化最根本的理念。  
   
 
   
点击系列-山水之四》100x100cm 布上报纸
 
   

 

 
   
《点击系列-山水之十》200x148cm 布上报纸
 
   
 
   
《点击系列-山水之十二》30x60cm 布上报纸
 
   

 

 
    吴军在“点击“系列中还创作有一组中外人物头像。世界名人不胜枚举,但吴军也并非随意选择。吴军说:“我创作的人物在不同层面不同时期都对我自身产生过影响和记忆。如:玛丽莲·梦露、奥黛丽·赫本、吴承仕、乔布斯、本拉登、雷锋、毛泽东,甚至包括我的自画像等等。有些人虽早已离去,但他们曾经的光环或者事迹对我所造成的影响也许还会继续……  
       
   
《点击系列-梦露》84x84cm 木板上报纸
 
       
   
《点击系列-乔布斯》80x80cm 布上报纸
 
       
   
点击系列-鲍比﹒布朗》80x80cm 布上报纸
 
   

 

 
   

“点击”系列所显现的只是一个常见的但不知为什么只是含义不甚明确的词:这就是“信息”这个词,随着其使用频率的加大其含义反倒越加模糊了。与其说它们对读者有用倒不如说媒体按照其规则去传播消息,所谓的“信息”不过是媒体产物罢了。

 
       
   

“综合媒材装置”系列

 
    吴军游刃于二维与立体创作之间,正如很多当代艺术家一样,他相信不同媒介并无二致,只是体现艺术家思想的方法。他把报纸碎片贴在石膏头像,佛像或者旧家具上。在他的立体、多媒体作品中,吴军选择了具有考古价值的陶俑和秦俑形象来探讨中国历史文化如何融合于信息年代当中  
   
 
   


《汉俑》H34cm 陶/中文报纸/胶

 
   

 

 

 
   


秦俑》陶/报纸

 
       
   
《女人和沙发》82x95x210cm 综合材料
 
       
   
《凳子》28x46x108cm 木凳/报纸
 
       
    在吴军漫长的艺术生涯中,也许你会想要了解是什么样的精神支柱和文化立场支撑他坚持走在这条道路上并取得今天的成就。然而对于吴军来讲,他却很轻松的谈到:“艺术是形而上的、精神性、无处不在的存在。生活当中的精神面组成你人生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谈不上支撑坚持,它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创作不是伟大的事情,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没有那么崇高。”这就是吴军,做人做事遵从本心的吴军。  
       
       
       
       
       
       
     

 

copyright 2010-2011 shanghai sculpture park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月湖雕塑公园 版权所有 
沪 ICP备07017761号-1